亚联娱乐-世界观 – 围猎TikTok,美国大V们都看不下去了

亚联娱乐-世界观 – 围猎TikTok,美国大V们都看不下去了

TikTok在美国仍然生死未卜,但美国大V们已经看不下去了。《纽约时报》报道称,包括Brittany Broski和Hope Schwing等在内的多位TikTok大V,联名向美国总统特朗普发表了一封公开信。

这些粉丝数加起来超过5400万人的大V们在信中呼吁:要让资本来解决TikTok的问题,而不是国家干预。

在这封《来自TikTok创作者们的信》中,大V们表示,TikTok是第一家挑战那些终结开放互联网的公司,实现了脸书和INS等网站上永远无法实现的互动。信中提到,“与TikTok上那些充满欢乐和喜剧的短视频相比,推特上充斥仇恨的虚拟世界根本毫无意义”。

信中提到,Tiktok是美国唯一可应对日益加剧的两极分化的社交媒体平台,以一种看似随机的方式来发现新内容,使用户不需要向熟人社交,可以转向陌生人间的社交,这是用户们奔向TikTok的理由。

Z世代(1995年-2010年之前出生的人)在互联网中成长,因此大V们以互联网为载体,向特朗普发问,“为什么不以此为契机公平竞争?”

这的确是个好问题!美国政府以行政手段肆意打压市场行为,既反映了其一贯鼓吹的自由市场经济的虚伪,也是其缺少自信的象征。

前谷歌大中华区总裁,现创新工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开复日前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美国对于TikTok的控诉没有提出任何证据,这样的做法是不可思议的。

李开复在微信中表示:“谷歌退出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了。不过环境和规则是很清楚的:1)中国对于想进入中国的外国互联网公司需要如何符合法律法规,描述的非常清楚(合资公司、ICP 证、服务器在中国、内容等)。愿意守这些法律法规的可以申请。谷歌就是这样进来了。2)当谷歌后来觉得不愿意守这些法律的时候,它就决定退出了。3)美国处理 TikTok 并没有给出需要做什么才能继续运营,对于美国对它的控诉也没有提出任何证据,强迫收购+只给 45 天+还要收中间费,这些都是和谷歌不可比,更是不可思议的。”

作为堂堂世界第一大强国,一贯奉行自由经济理论的美国到底在惧怕什么?

TikTok争夺战背后涉及的互联网话语权恐怕才是美国不惜一切代价的真正目的。

从2020年1月份开始,TikTok就击败了老外们常用的WhatsApp、Facebook、Youtube和Instagram这四大软件,成为全球下载排名第一的APP。这让美国政客们大吃一惊!全球下载量最多的软件里,几乎清一色都是美国公司,现在半路杀出来一个中国公司,还把其它美国社交软件都挤到了后头,这还了得?必须把TikTok扼杀在摇篮里!

长久以来,美国都牢牢把控着互联网领域的话语权,一家独大。

以文字为主的社交软件Fackbook、Twitter,以图片为主的社交软件Instagram,以及以长视频为主的软件Youtube,构成了美国控制全球话语体系的基石。

习惯了操纵全球话语体系的美国无法容忍一家中国社交APP的异军突起。如果不对TikTok加以控制,那万一以后TikTok出现的视频全是反对美国的怎么办?全是支持中国的怎么办?万一中美冲突激化,支持美帝的视频号TikTok就删,支持中国的视频号他就顶置,我们还怎么控制全球舆论?还怎么讲普世价值?

虽然美国自己干起这些事儿来毫不含糊,但是绝对只能“州官放火”。所谓的抖音数据危害美国国家安全问题,只是美国政客的一块遮羞布而已。

美国控制全球既需要硬实力,也需要软实力,而话语权是软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TikTok触碰到了美国全球话语权的核心领域,所以难逃被美国狙击的命运。值得深思的是,在全球大变局之下,华为和TikTok恐怕不会是个案,更多在海外布局的中国公司应该及早部署,从长计议。